'>

呼和浩特乾昇家具公司

homepage | contact

新京报谈《邪不压正》:为何这回观众对姜文不买账

2019-01-01 21:46

原标题:《邪不压正》:为什么这回观众对姜文不买账?

姜文新作《邪不压正》于7月13日上映,刚上映就从豆瓣高达8.2的评分,跌到了7.1,之后又稳定在了7.2。这个反馈似乎比预想中低了些。

无数观众困惑于姜文电影中各种机巧迭出的拼贴杂糅、明暗梗密布的隐喻迷阵,乃至有些疯癫、有些荒诞、有些跳脱的叙事走向。“民国三部曲”的首部《让子弹飞》创造了票房、口碑的双重奇迹,而自此之后的《一步之遥》直至现在的《邪不压正》却被观众都归纳成了一类电影:那种我们欣赏不了的电影。

到底是观众欣赏不了还是电影的视听语言的确存在纰漏?换句话说,为什么观众这回不买姜文大作的账了呢?虽说《邪不压正》改编自张北海的小说《侠隐》,但毫无疑问这是一部刻满了姜文烙印的电影:连珠炮式的台词、交叉重组的剪辑、黑色荒诞的故事、漫溢的荷尔蒙。。。。。。但观众却没能跟着嗨起来,似嗨非嗨的空挡里,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。

《邪不压正》的问题可能在于它是一部风格压过了内容(实质)的电影,电影的核心不一定是故事,但如果只剩了风格,那也难免如同失去了饺子的醋, 显得尴尬无着。在姜文的电影序列里,《邪不压正》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?它所暴露出的风格与表达的失衡又是如何发生的?虽然姜文狠狠讽刺了一把“影评”,但我们还是试图用这篇“影评”来解答疑惑,毕竟拍了这么洋洋洒洒的一部电影出来,说明导演还是想和大家沟通的。

如果把电影比作河流的话,一部中规中矩的商业电影,就像一条四平八稳的河流,把一船观众从起点,安安全全地送到出海口;而有些环形叙事的电影,则像护城河,最后让观众回到起点;有的影片,充满浪漫和诗意,像是带着观众在一片苍茫的湖泊上漫游;而有些“爽片”则像在蜿蜒的山涧中急流而下,虽然水下暗流涌动、礁石丛生,但导演却能带着观众一路漂流而下,甚至还可能偶尔上岸。。。。。。直到达到终点后,观众才能透上气来。

▲《邪不压正》剧照▲《邪不压正》剧照

姜文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(以下简称《阳光》)、《太阳照常升起》(以下简称《太阳》)就仿佛是带着观众,在一望无际的湖面上漫游;《让子弹飞》无疑仿佛是一场载着无数观众在山涧中的激流勇进。。。。。。而《一步之遥》和《邪不压正》,则像是在一个混乱的水系系统中,一会儿是汪洋恣肆,一会儿又是蜿蜒小溪,一会儿是大江、一会儿又是湖泊。。。。。。最后甚至出现了断崖式的瀑布。最终,让期待这两部已久的观众,淹死在了这一片泽国之中。

▲上映第二天,《邪不压正》的豆瓣评分稳定在7.2▲上映第二天,《邪不压正》的豆瓣评分稳定在7.2

“讲故事”与“风格化”

痴迷于让导演讲好一个故事,可能是全世界观众的“通病”。

电影说到底是个大众艺术,是靠普罗大众一张一张影票,支撑起来的一套工业系统,最广大观众的需求,最终决定了电影“最大化”的一面——这就是流畅的叙事、满眼的奇观,以及让观众有所触动的故事内核。观众在主流商业电影(以及少数文艺电影)的河流中无比安逸,这安逸的河流,渐渐被归纳成了种种套路固定、符合观众预期、但又能推陈出新的“类型片”:比如黑帮片、歌舞片、小妞电影、武侠片。。。。。。

当然,各国观众口味各异,在电影工业更发达的一些地区,观众可以接受的“电影水系”更为宽泛,有时甚至会出现整体性的“河流改道”:比如美国电影就从1940-1960年代“老好莱坞”的旧河道,逐渐过渡到了1970年代以斯科西斯(Martin Scorsese)、斯皮尔伯格(Steven Spielberg)为旗帜的“新好莱坞”的新运河中。有时,那些推陈出新的导演,也会把玩起各种诡计:比如诺兰(Christopher Nolan)的《盗梦空间》(Inception)感觉是在带着观众玩深水潜水,但其实只不过是开着潜艇在河面下开罢了。